打印

[禁忌之恋]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第22幕)【作者:sameprice】

12

【欲望的黑蟒:淫乱的归宿】(第22幕)【作者:sameprice】

作者:sameprice
字数:5213

              22 婆媳双飞

  客厅里回荡着高亢撩人的动情呻吟声,且伴随着弥漫在此的情欲气息显得愈
发高涨,但见无论是年长一辈的伊晓岚月,抑或是身为年青儿媳的洁芮雪,皆满
面跎红地尽显无可挽回的堕落神态,并以兴奋乐意之意扭动着其柔韧有力的风情
腰腹,从同时深插着对方腹地的双头假阳道具那源源不绝地获取着销魂快感。

  不消片刻,迎合着沙发上巨阳黑魔的期许目光,这对意图不负博尔巴所望的
淫乱婆媳,终于在逐步高涨的官能风暴中双双迎来了高潮,且在各自皎洁玉腿大
肆分开之同时,也不忘喜极而泣地绽放一身的妖娆媚态,就像花开之时的樱花般
绚丽。与此同时,配合着这两位淫魅荡女那去到那分贝顶点的欲望淫叫,数之不
清的淫媚之液也顿时从被撑到极致的阴道间隙那流淌而出,淋湿了胯下的洁净地
毯。

  在这之后,发生在伊晓岚月与洁芮雪身上的这场同性交媾迎来了终结,但乐
在其中的两人显然还没有获得真正的满足,于是在颇有默契地取出其深抵子宫尽
头的双头假阳道具后,便在风趣迷人的相视一笑间,转而扭头看向坐立于沙发中
央的黑色男子,向对方投以勾魂荡魄的淫媚眼神,其挑逗性的意味自是不言而喻,
只不过……此时沙发上的博尔巴已然变成了两个。

  强大的巨阳黑魔能远不止制造出一个分身,用以同时满足数位淫魅荡女的肉
欲渴望,这正是他们得以征服后者的强大本钱之一……关于这件事,鉴于已经有
人给脸颊跎红的洁芮雪讲过不止一次,所以她这次自是没有展露出丝毫的迷惑与
不解,反倒眼前一亮地面露满足愉悦的俏丽微笑。这也难怪,至少在当前,欲情
高涨的迷乱儿媳是不用与自己的妖娆家母一起去分享中年家公胯下的同一根大黑
鸡巴了。

  稍一片刻,制造出分身的光头雄性便犹若高高在上的黑色帝王一般,脸带倨
傲之意地腾出左手做了个「过来」的手势,其眼神之轻浮惬意,就如同在将眼前
的绝色佳人看待成只乖巧顺从的可爱宠物一般,且明目张胆地透着一股无视于对
方尊严的轻蔑意味。虽说如此,可这对欲望横陈的家母与儿媳就如同一对奴性深
重的姐妹一般,反而自乐得意地纷纷做出四肢趴伏的跪地姿态,然后投其所好地
迈开灵动的手脚,晃动着垂挂于胸前的丰腴美乳,摇曳着魔性迷人的腰臀,毫无
自尊意识地爬向了坐立于沙发上的黑色男子。

  不久后,迎合着两个博尔巴那霸道又不失温柔的深邃眼神,无论是身为性奴
已久的伊晓岚月,还是身心荡漾多时的洁芮雪,都继而一脸迷情眷恋地看向他,
且在对方的无声应允下缓慢站起,皆将最为隐私且宝贵的部位以咫尺之距的方式
暴露在贪婪异性的视线之内。

  「坐上来吧,我知道你渴望已久了。」

  巨阳黑魔的本体与分身不约而同地发着声,且指了指矗立于自己胯间的雄伟
肉棒。

  听从着对方的号令,这对意乱情迷的高亢婆媳赫然微微一笑,然后在秀眉轻
佻间,纷纷抬起自己的矫健长腿,用滴落着雌性淫液的娇艳阴道口对准着对方的
粗黑巨阳,以迫不及待但又缓慢有力的势头坐了下去……很快,温暖且光亮的客
厅里再接起了熟悉的呻吟旋律。

  「啊……亲爱的……这才是我梦寐以求的大黑鸡巴啊……真不枉费我在我前
夫在世时就与你出轨了,更在他去世没多久后便选择嫁给了你……啊……啊……
谁……谁叫他的鸡巴实在太短太小了……」

  伴随着逐渐深入的黑根巨槌将生育过两个孩子的母性阴道支撑到极限,媚眼
如丝的伊晓岚月在高亢淫叫的同时,当即口不择言地道出如此之淫乱荒诞的人生
感言,就好像在心急如焚地表达着自己对现任丈夫的忠诚一般,生怕对方会随时
随地把自己抛弃。

  身份高贵的伊晓家家主的生理反应已是这般的淫秽放荡,然而她的儿媳在同
等尺寸的巨伟黑炮的征伐之下,其淫乱生起的放肆言语也是那般的下流不堪,完
全不负端庄人妻所该有的自爱与矜持……若是简要描绘一番的话,便是美眸微闭
的洁芮雪一边享受着巨伟黑炮贯穿阴道时所带来的无边充实之感,又一边毫无心
里压力地说道:「啊……啊……家公……你操我操得实在太厉害了……完全就不
是诚所能比拟的……所以我……我虽是你继子的妻子……但……但我永远都不后
悔与你出轨,给他戴上一个大大的……绿帽……啊……啊……」

  两股高亢兴奋的雌性淫叫声在客厅里接连不止地起伏着,显得络绎而不绝,
宛若透着一股永远都不会消停下去的势头。既然已将令自己朝思暮想的粗黑巨阳
纳入了洋溢着温暖液体的玉宫里,那自然不能白白放过享受被此等勃然巨物深插
的机会。于是,这对双颊透红的迷乱婆媳继续端坐在光头雄性的黑色胯上,合乎
情理地扭动着各自的妙曼翘臀,摇摆着带有矫健美感的有力腰腹,且配合着胸前
晃动着缭乱乳波的丰韵美乳,以无比勾魂荡魄的妖冶媚态,从贯穿着整条阴道的
大黑鸡巴那榨取着一波接一波的快感,直至迎来浓烈雄液的爆发……

  虽然目光变得茫然,呼吸韵律也显缓沉,可心智淹没于高潮中的伊晓岚月与
洁芮雪却显得依依不舍一般,且将两个博尔巴的黑根巨蟒停留在自己的子宫深处,
并神色凄迷地将修长双臂搭在对方的雄肩之上。在这之后,未等这对美艳婆媳真
正地从高潮的余温中走出,正坐在沙发上的巨阳黑魔便已然身体力行地站起,在
火热双手环绕于对方的美妙翘臀之余,也不忘直挺立着胯下的强横鸡巴,将怀里
的欲情佳人给蛮横无匹地顶了起来。

  在重力势能的强大作用下,直撞在子宫顶的粗黑龟头自会带来更为强烈的感
官冲击,正因为如此,无论是迷欲横陈的伊晓岚月,抑或是意乱情迷的洁芮雪,
在感受着这股直达心扉的力道之时,两人皆不约而同地仰颈动情长吟,修长双腿
交叉于对方的雄壮腰后,就这般把整副肉躯盘挂于眼前的雄壮男性身上,任其带
着自己走向了二楼……

  平心而论,从一楼到二楼的所耗时间并不多,可就是这么一小段可忽略不计
的路程,对这对享受着被黑根棒槌顶撞的迷情婆媳来讲的话,却漫长得犹若几个
世纪,而到底有多少数之不清的淫水从被巨物塞满的阴道口流泻而出,就不是这
对娇艳佳人所能弄清楚的了。

  不久之后,但见两个身材魁梧的博尔巴站在了二楼某间房的门前,至于盘挂
在他俩身上的两位迷魂美人,则依旧在神智不清地喘息着。稍一片刻,伴随着门
开声起,两个黑色男子在莫测一笑间,继续环抱着怀里的娇情佳人,向前迈出了
豪迈沉稳的步伐,一时之间,暂且消沉的娇淫之音便再度弥漫而起,犹若一首重
新奏响的天籁之曲般动情撩人。

  这间房似乎用途不明,占地面积算不上有多宽敞,所摆放的古朴家具也偏向
于简单风格,地上则铺放着一丝不苟的洁净地毯,可最为令人注目的却是一张摆
放在房间中央的四脚方桌——其整洁的桌面上不偏不倚地立有两幅夫妻婚纱合照。
事竟至此,两个巨阳黑魔的意图似乎终于变得明了,而在同一时间,盘挂在他俩
身上的迷欲婆媳也缓慢走下地,且神色茫然地矗立着一双矫健迷人的流线型玉腿,
以咫尺之距站在了这张方桌之前,其淫湿得一塌糊涂私密胯间还残留着先前激情
之时的所带来狼藉淫态。

  「家公……这好像不太好吧?」

  看到自己与丈夫的新婚合照就这么不经过问一般被第三者摆在了这里,理智
有所恢复的洁芮雪不禁一阵心虚,其挺翘有余的D 罩杯乳房也顿时微微地抽搐着,
即便如此,积聚于她精致双颊处的红尘晚霞仍毫无褪色的迹象,也从而彰显出一
种显而易见的矛盾。

  面对转过身来的动人儿媳,博尔巴仅仅举起自己的右手食指,示意其先别做
声,便暂时打消了她的动摇。至于另一个博尔巴,则将厚重的嘴唇放在自己妻子
的绯红耳边,口吐热气地问道:「告诉我,岚月,现在你打算怎么向你前夫解释
这事——你的现任丈夫可是继续将他亲生儿子的新婚妻子操到底。」

  毫无疑问的是,摆在伊晓岚月面前的……自是年青时代的她与前任丈夫所拍
的新婚合影照,可在听到现任黑色丈夫随口说出的过分之言后,在家中貌似拥有
显赫地位的高贵家主却当即媚眼一抛,用着宛若于绝情无义的口吻道:「我会直
接当着他的面这般对他说道……就是因为诚继承了他的弱小血统,才让胯下的鸡
巴长得又短又小,注定满足不了身为淫魅荡女的洁芮雪……所以让拥有大黑鸡巴
的你来满足她,这自是件合乎情理且天经地义的事,不是吗?」

  「喔,这可不像是一个从伊晓家家主嘴里所能说得出的话。」

  话虽如此,体格健壮的光头雄性却脸带微笑地抬起自己的粗黑右手,五指张
开地放置在自己妻子的饱满右乳上,其魔鬼般的中指在撩拨饱满硕大的红褐乳头
之时,其余的火热四指也不忘揉动着皮下的柔美乳肉,以示自己的满意。

  感受着来自于身后黑色丈夫的阵阵挑逗,神色茫然的伊晓岚月自是不可自抑
地仰颈长吟,然而在这之后,满面媚态的她则更像是一位急着迎合帝王的宠妃一
般,赫然挣扎着自己堕落多时的心智,意乱情迷地开口说道:「那……那是因为
……岚月很早就是你的性奴了,只想在余生里一心一意地满足你的欲望,被你的
大黑鸡巴操……啊……」

  「哈,在自己儿媳面前承认自己是我的性奴……这好像不太好吧?」

  说着,掌控着自己妻子浑圆右乳的博尔巴顿时手势一紧,赫然以食中两指夹
紧着对方欲姿勃发的激凸乳头,其黝黑面孔的悠然笑意也带上了一丝戏谑的色彩。

  「啊……有……有什么不好的……每位淫魅荡女都天生注定被一位巨阳黑魔
所征服,继而成为后者的性奴,且将自己的主人视为最为尊贵之人……」

  颇为出人意料的是,眉目含情的迷欲家母在自己的淫叫之声去到一个高亢峰
顶之余,还不忘用一往情深的语气回应着自己的丈夫,甚至乎在有意无意间,用
凄迷情动的棕褐双眸瞄向了身一旁的迷乱儿媳,就好像刚才的一番肺腑之言不是
对挺着巨伟黑炮的前者,而是对同显意乱情迷之态的后者所说的……

  话音刚落,未等颇有点儿目瞪口呆的洁芮雪彻底回过神来,但见其全身泛红
的伊晓岚月就有如一位倍受肉欲煎熬的春情荡妇一般,以无助的语气发出了撩人
心扉的哀求:「亲爱的,请你现在就狠狠地操着岚月吧,在我那死掉已久的小鸡
巴前夫面前,叫他看看你是怎么把我征服成你的性奴……」

  妻子的爱欲请求,博尔巴不会不回应,在他娴熟的手势引导之下,前者很快
就双腿岔开地被对方有力抱起,就如同一位被大人抱着去如厕的小女孩一般,门
户大开地将被黑根巨蟒撑开到极限的淫霏穴口正对着桌上的婚姻合照,在承受着
黑色主人的此胯下巨物的猛烈冲击之余,其本人还不忘喜极而泣地发出着愉悦的
呻吟之音,就好像自己已然获得了人生中的最为宝贵之物一般。

  「啊……啊……」

  身份显赫的伊晓家家主在忘我一般地淫叫不止,双眼微闭的她便如同一位只
知道追求肉体之乐的淫欲魔女一般,似乎油然忘记了这间房里还有自己的情迷儿
媳。

  至于听取着这动情魔音的洁芮雪,也是神色颇为动容地颤抖着自己的妙曼肉
躯,因为在她看来,一位淫魅荡女的身心能堕落到对死去前夫如此之不敬的程度,
那该有多么地骇人。可在这股矛盾的背后,新婚不久的年青人妻却隐隐感受到一
股从来没有过的兴奋之意,就好像有股莫名的力量在鼓动着她跨过更多的禁忌枷
锁,继续向着堕落的深渊里走去。

  「芮雪,成为我的性奴,是不是件很快乐的事?」

  不经意间,站在欲望儿媳身后的另一个博尔巴骤然开口说道,其黝黑深沉的
面孔上也随之浮现起一丝不怀好意的坏笑。

  「家公,这个问题……我不知道该如何作答。」

  说着,双颊跎红的洁芮雪转过身来,用着一幅宛若于求助他人的凄楚表情凝
视着黑色中年长辈,期望对方能在这个问题上有所让步,毕竟,要让自己说出自
愿成奴这种话……终归还是过于羞人,而且对身为自己新婚丈夫的伊晓诚也来得
有些过分。

  「看看你家母的感受,问题的答案不就迎刃而解了吗?」

  光头家公说话的语气似透着一股不容抗拒的意味,而意乱情迷的娇艳儿媳在
无边情欲的感染之下,也是显得摇摆不定,于是很快便在对方的「建议」之下,
半睁着一双尘染红尘的朦胧双眸,看向了身在自己不远处的美熟家母。

  「啊……啊……啊……」

  伴随着强有力的阳具抽插,成熟美艳的伊晓岚月已然娇喘呻吟多时了,脸泛
春潮的浅棕面孔上也尽显无边的欢愉与眷恋,不带一丝做作与犹豫……看得出,
她是发自内心地快乐,且真的享受这种放弃全部宝贵的尊严,且将全服身心皆托
付于这位魁梧男性,只为被大黑鸡巴所征伐的性奴生活。

  对于上述的这一点,身在一旁的洁芮雪也无法否认——身为一个淫魅荡女,
若自愿成为一位巨阳黑魔的胯下性奴,确实是件无比有诱惑力的快乐之事,可在
这种关头,自己终究还有些事放不下……

  宛若看出赤裸佳人的心中所想,善于洞察人心的博尔巴顿时微吐着热气,将
火热的嘴唇凑到对方的绯红耳边,故技重施地说道:「芮雪,你就别担心诚了,
让我告诉你有关于他的一些秘密吧……」

  在这富有深意的喃喃私语过后,摇摆不定的年青人妻顿时如释负重,而后更
是用求证的语气小心翼翼地问道:「家公,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若你不信的话,大可以去问问你淫叫不止的家母,还有杰奎琳与安琪拉她
俩,相信你能得到更为满意的答案。」

  黑色光头男子胸有成足地回应着,其心平气和的语气里似透着无穷的耐心…
…与此同时,背对着他的洁芮雪也随之陷入一阵莫名的沉默,宛如在做着最后的
考量,半晌之后,方才听到这位情欲佳人用着波澜不惊的语气说道:「既然这样,
芮雪还有什么好顾虑的了呢……家公,请你现在就用大黑鸡巴狠狠地把我操服,
把身为你儿媳的我彻底变成你的性奴……」

  在毫无征兆地道出上述之言,便见媚眼如丝的洁芮雪转过身,并踮起自己的
精致双足,向博尔巴奉上了自己的热吻。

               (待续)
12

TOP

刺激,满满的肉戏哦。谢谢楼主。

TOP

感谢楼主分享,谢谢,不知道那里有前面的链接

TOP

很新颖的题材,构思独特,值得点赞。

TOP

当前时区 GMT+8, 现在时间是 2018-12-11 08:57